砂玖

扩列,互关,一起码字一起狗

#

  看书的时候把目光移开是对书的不尊重。
  但是你那么好看,我也想犒劳一下自己。
  平常的日子里,在图书馆看书的男生并不多,我却偏偏记得你。
  你每次都喜欢坐在窗边的那个位置,我也喜欢你坐在那里。等到夕阳落山,阳光彻底变成金色,包裹所有事物的边缘,又洒落在你的周身,你就仿佛是我的一场梦境。
  我喜欢你,带来的这场温暖梦境。只是我怕自己迷醉其中,引出多年沉寂的梦魇。

“同学,借书。”
“…啊?…啊,你好。”
“…你好。”

你是我的爱人,我梦中的星辰,我命中所学会的的万般深情。

我贪恋来自于你的所有。
所有的眼神动作,都绕满了缠绵的爱意。
慵懒放肆,仰仗于你给予我的权力,你是我的救世主,吞下我心的赎身人。

摇摇欲坠

开个车,希望以后能克服懒癌多开车#

  我嗅到了香味,来自于两个头昏目眩的人。

  那类似于一种花蜜的甜美,它的源头在我身体的深处。我的爱人寻找到了它藏匿的处所,将其沾染上指尖,送它去往食物才有资格经过的路途。
  我不赞成他将花蜜的产地封锁,可我也遗憾于自己更加享受嘴对嘴的爱抚。

  我的爱人,是我唯一的饲养员。
  他骄傲于我们身体契合的形状,骄傲于他能够填满我说不出话的、嗷嗷待哺的那张嘴。

  我以床铺为海,以身体为陆地。
  于是他便欺身在上,平视着我。
  我的爱人眸子里映着海水的湛蓝,仿佛我是他怀里的云朵。

  我们实现了天与地的汇合,不留一丝缝隙。他携着我手,乘上小舟,一同在惊涛中回到宇宙的开端,感受爆炸带来的能量的释放。
    直到整个空气都弥漫着腥甜的味道,我们才发觉,自己不过只是为身下平静的海面,激起了两处微不足道的咸味水波。
  我渴望与他相拥在大海里,摇摇欲坠。

想写个能倒着看也说的通的,看起来很装逼的。
但我好像做不到。

佛不说话。
我在心中问佛,想知我应如何渡此劫难。
佛不应答。
我扬起头看着佛,想质问他如何再不理世事。
佛不皱眉。
我伏下身叩拜念佛,想告诉所有人此时无可信仰。

  那是它的家。
  对面的垃圾桶,是为它提供饭食的免费饭店。
  即便满身肮脏,即便瑟缩在一摊秽物旁边。
  它也只不过是在征战中歇脚,也仿佛是这个世界的王。

随笔

  给我个怀抱,让我沉醉,让我迷失。
  让我卷入爱你的狂风,毫无意识,只知臣服。
  再被狠摔,跌进尘土。
  让我就算被碎裂的骨骼刺穿心脏,也无法断绝对你的痴恋。

名朋倒腾出来的。
好早以前的小car car,不知道会不会翻。

看了不点喜欢,都是白嫖。

一个Omega鸭子的絮叨。

  “原本我以为,做爱的时候只要盯着天花板上的灯,就能忘记插在身体里的那玩意儿是属于谁的。”

  “后来我发现,我依然总会在天将将亮的时候惊醒,然后就还是,会看清我旁边睡的那人长什么模样。”

  “日出真美,就像烟草燃烧化为的那雾气,从视线里打扰了它的容颜,都能够被人原谅。”

  “可我似乎从来都不曾被原谅。”

  每个夜晚都深沉绵长,柔软被褥代替了温热怀抱,将周身冰冷空气填满。
  梦中惊醒,却也因疲乏而无法睁开双眼,随手一摸翻身搂紧被子,将脸颊埋入其中。
  仿佛已然习惯于身旁空缺的大片空白,仿佛梦境中再也不曾见到那时无比空洞麻木的自己。

  泪自眼尾滚落沾湿鬓角,充满倦怠的叹息声音细微不可闻。